无人之地

偶尔丢个文,脑洞大笔力差‖墙头极多能绕地球十圈,撸否主刷全职&J家&欧美圈‖西皮站位无节操,洁癖者慎fo‖渣浪围脖@一只包子_非气退散 欢迎一起玩耍


圈地自萌,绝不KY。

借口【叶蓝】

 @文乃の幸福理論 GN点的叶蓝

宅男叶神X快遞小藍

比较短小请见谅_(:з」∠)_

文不对题【。

惯例提醒,文笔渣,OOC有,千万慎入


作为一个常年宅在家的网络写手,叶修今天也在家等着快递上门。

门铃响起,叶修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个没见过的青年,穿着快递公司的工作服,手里抱着他的包裹纸箱。看到门开了,青年抬起头看着他,“请问是叶修先生吗?”

“啊是我。”

“这是您的快递,您可以拆开看一下物品是否有缺损,没有的话请您签收一下。”

“不用看啦,哥一直在这家店买的,绝对放心。”叶修说着,刷刷就把快递单子签了,接过那个不小的纸箱放在门口的地上,站起身认真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小伙子看着挺面生的啊?而且看上去挺年轻的嘛。”

“啊是的,我是昨天才开始来这里派件的,今年大四。”

“哟,还是大学生呐,这是打工赚点零用吧?”叶修叼着烟,但没有点着。

“嗯是的,您怎么知道?”

“这附近的快递员我都很熟,当然知道具体情况了。”叶修笑了笑,“我叫叶修,平时快递包裹不少,既然现在这块归你了,那以后也要麻烦你了哈。”

“……你好,我叫许博远。”青年看着他点了点头,“那叶先生,我还要继续派件,先走了。下次再见。”说完噔噔噔地跑下了楼梯。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之后许博远几乎每隔两天就会到叶修家送包裹。两个多星期之后,两个人已经混熟了。叶修有时候会请许博远进屋里稍微坐一会儿,喝一杯水,或者吃点东西——虽然也只是饼干之类的零食,不过许博远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进入夏天,天气变化很快,时常是上午还是艳阳高照,到了中午天空就被阴云铺满,然后到了下午豆大的雨点就会从天空砸落,但是时间通常不会太长。一场短暂的暴雨倾盆过后,又是阳光普照。

快递小哥许博远表示,即使时间不会太长,但是下那么大的雨还是很讨厌啊!因为这给他的快递工作造成了很多麻烦!

不知道从何时起对许博远“别有用心”的叶修大大表示,这样的天气对自己的某项极为重要的事业来说还是非常有好处的,他对此表示喜闻乐见。多次请对方在家短暂休息之后好感度显然在蹭蹭蹭地往上涨,叶修表示非常满意。

真是天助我也!叶修大大豪气干云,灵光乍现,又写了几千字的更新。

 

这天,雨下得比以往都要大些,而且时间也比之前的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停,反而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叶修看着窗外,想到昨天许博远说过今天轮到他休息,心里不免有些不快。

啧,今天见不到他了啊。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门铃声响了起来。叶修通过门上的猫眼看向外面,看清来人是谁之后立刻惊讶地开了门。

“小许?你怎么来了?你今天不是休息么?”叶修一边把人赶进屋里一边问。

“嗯……就是因为今天休息才有空过来啊。”许博远笑了笑说,“叶修君莫笑大神,虽然你写作的确很辛苦,又是一个人住,但也不能一天到晚吃泡面或者外卖吧!”他说着晃了晃手里拎着的两袋袋子,“喏,今天让你许哥我给你露一手好好做顿饭。”说着脱下沾到了雨水的外衣挂在一旁的椅背上,抬脚就往厨房方向走。

叶修愣了好几分钟,直到厨房里传来咚咚咚切菜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并且真切地意识到,那个不知何时住进了自己心里的人,此时此刻正在给自己——亲自下厨做饭。

这种小说一般的情节展开是要闹哪样啊!

叶修大大表示惊喜来得太快有些反应不过来。

走到厨房门口,叶修脸上的笑容怎么都藏不住,“许博远大大真是能干啊,这动作一看就是熟能生巧啊。”

“哼哼那是当然!我的手艺在学校可也是小有名气的!”青年得意地扬起眉毛,神采飞扬的样子让叶修移不开目光。

“说起来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君莫笑的?”

“昨天给你送快递的时候啊,那个单子上写的收件人是‘君莫笑’,寄出地址还是荣耀文学网编辑部,这样再不明白也不可能吧。我可是荣耀的忠实用户!”

“……哦对,你说过你是夜雨声烦的粉对吧。”叶修眯起眼睛。

“对啊对啊我最喜欢夜雨大神了!文写得好人也好!超喜欢他!我是大神的脑残粉!”许博远激动得脸都红了。

“啧,那个话唠有啥好这么喜欢的,还不如喜欢哥呢。”

“……你……你在说些什么啊!”青年的耳朵有些发红,“我最喜欢的永远都是夜雨声烦大神!”顿了顿,“不过大神你也写得很棒啦,我也很喜欢的。”

这还差不多,叶修心想,不过还是不够。

我想要的,可不仅仅是这种喜欢啊。

叶修在一边站了一会儿,表示自己也想帮个忙,然后被对方赶去洗菜了。

嗯,博远穿着围裙还真是可爱啊,叶修一边偷瞄着旁边专心致志的人一边想。

 

热气腾腾地饭菜端上桌,叶修看着丰富的菜色,闻着浓郁的香气,觉得自己的嘴巴和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饱餐一顿的叶修坐在沙发上,拉着坐在他旁边的许博远的手,“博远啊我跟你说个事儿呗。”

许博远被他握住手的时候想要挣脱,但是失败了,于是只好任由对方抓着他的手,手指还摩挲着他的指腹。

这人……好犯规啊!许博远内心忿忿。

“什么事啊你说。”

“你之前说过想在这附近找个房子租住对吧?”

许博远一愣,“嗯是啊……”那是好几个星期前他随口提到的,没想到对方竟然一直记着。

“那你看我这里怎么样?”叶修笑眯眯地开口,注视着青年黑亮的眼睛。

“……哈?”

“你看,这房子我一个人住也挺孤单寂寞冷的,你来我不收任何钱,就有空帮我做顿饭就好。真的,博远我跟你说自从刚才吃了你做的饭菜我觉得我再也吃不下别的什么了。”叶修停了一下,郑重地开口:“要是你愿意的话……住一辈子都可以啊。”

许博远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最后笑了起来,“好啊,那我可就一直住你这里了。”

叶修情不自禁紧紧抱住了对方。

 

第二天,上班的许博远快递员把好几个纸箱送到了叶修房里。

“许博远大大请问在哪里签收啊?这里吗?”叶修一只手抚上对方的心口。

“嗯,好了我感觉到了已经签收了,只是不准退货。”许博远握住他的那只手。

“绝对不敢,保证终生都好好保护。”叶修亲了亲他的脸。

 

后来听闻此事的许博远的亲友都表示这种送快递送着送着把自己送给了对方的事情实在是喜闻乐见。

 

END.


评论(6)

热度(32)

©无人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