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之地

偶尔丢个文,脑洞大笔力差‖墙头极多能绕地球十圈,撸否主刷全职&J家&欧美圈‖西皮站位无节操,洁癖者慎fo‖渣浪围脖@一只包子_非气退散 欢迎一起玩耍


圈地自萌,绝不KY。

虾壳与醋【横雏】

粮好少,太太们还不给糖吃,都是玻璃渣。我好难过,我不开心,我决定自己喂自己一颗糖。

来自于本人真实经历,我真是蠢萌啊【并没有】

文笔渣,OOC,慎入

横山裕中午吃了三个龙虾寿司,带了点壳的那种。

吃最后一个的时候被壳呛到了,吞了几下就没在意。

等到出完外景回家吃晚饭的时候,他吞下第一口饭,然后发觉不对劲。

吞咽的时候,喉咙右侧感觉很痛。

村上坐在他对面,见他刚吃了一口饭就停下了,还皱起了眉头,不自觉放下了筷子,“yoko怎么了?”

“咳咳……hina……我喉咙好像有点不舒服……”

“喉咙?是发炎了还是什么?”村上站起来,身子前倾看着他。

横山被村上kirakira的大眼睛看得差点忘了自己的喉咙问题,“哦哦那啥……应该不是发炎……就是只有吃了东西吞下去的时候才觉得痛。”

村上歪了歪头,有些疑惑,“嗯?那这是怎样?……唔不如你先喝几口温水试试?”

横山呆呆地看着他。

“yoko?你听到了没?你先喝几口温水吧?”

还是没反应。

村上忍无可忍地抬手pia了一下横山的头,“你在走什么神啊!听我说话!”

横山终于从刚才“啊hina歪头好可爱啊眼睛也好可爱啊果然整个人都好可爱啊”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啊?什么?”

“我说先喝点温水!”说着转身去拿杯子。

“哦哦好!”

横山接过杯子,慢慢喝完,眨了眨眼睛。

“怎么样?”村上从他手中拿过杯子放到桌上。

“唔……喝的时候倒是稍微好了一点……不过感觉还是有点难过啊……啊!”横山猛地一拍桌子。

“怎么了!?”村上被他吓了一跳。

“hina我想起来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横山转过头说,“我中午吃了虾,被虾壳呛到了。当时没在意,看来就是虾壳卡在喉咙里了!原来如此啊哈哈哈!”

“…………哦。”村上冷静地说。

“…………hina你别这样啊QAQ”

“咳……”村上想了想,“我记得以前听人说过,这种情况的话,喝醋应该可以解决。”

“哈?喝醋?”横山惊讶地瞪圆了眼睛。

“是啊,或者你想去医院解决?那样更难受吧。”村上说着把他按到椅子上,“你等一下,我去倒一小碗醋热一下。”说完转身进了厨房。

半个小时之后,横山看着眼前的小碗,里面的醋还冒着一点点热气,伴着一股浓郁的酸味直冲鼻腔。

横山整张脸都快皱到一起了,“hina……都不加点水么?”

“不能加水,之前告诉我这个方法的人说加了水没用,一定要直接喝醋。”村上拍了拍他,“yoko加油把这喝了,然后你就能尽情吃了不是么?”

横山觉得村上说得很有道理无法反驳,于是一脸毅然决然地端起碗,盯着碗里的醋,给自己做了十秒钟的思想准备,然后抬手仰头张开嘴。

村上在旁边看着壮士断腕般的横山,心里也有点紧张。

横山觉得第一口下去的时候他还知道自己是谁在哪里在干嘛,最后一口喝完他自己有点神思恍惚了。

“……yoko?你还好么?”村上拿过他手里的碗,看着对方一副茫然的神情,担忧地开口。

“……hina……”横山讲话的速度都慢了,“……我在干嘛……?”

紧接着横山打了一个嗝。

然后横山觉得自己好像整个人都被醋充满了,连呼吸之间都只闻得到醋的酸味。

村上用勺子舀了一大勺白米饭放到他嘴边,“yoko?你把这口饭吃掉看看……哎你慢点!”

啊我终于活过来了!这才是身为人的感觉啊!横山连着吃了三大勺白米饭之后泪流满面地想。

“好了么?”村上坐在他旁边问他。

“嗯好了!”横山高高兴兴地说。

村上长舒一口气,正准备起身,被对方拉住了。

“yoko你又怎…………”后面的话被一个吻堵住了。

过了几秒,横山放开他,眼角带着狡黠的笑意。

“……横山裕!你要酸死我吗!”村上怒pia头。

“诶诶好痛啊hina!这叫同甘共苦啊!”

“所以跟酸有什么关系!”

一直趴在沙发上的chi酱冷静地看着吵着吵着又吻到一起去了的两个人。

真是愚蠢的白皮!吃个虾都被卡!本喵大爷吃那么多小鱼干都没事!╭(╯^╰)╮

虾:怪我咯?╮(╯▽╰)╭

【作者不知道如何结束强行结尾的】END.

有任何意见建议请提出~

评论(8)

热度(32)

©无人之地 | Powered by LOFTER